老公墓的破局与新生

2020-06-09 18:17:05 九里山公墓 284

【编者按】

一个新事物的推行,得假以时日,因势利导,在殡葬领域尤其如此,节地生态葬就是推行得并不顺畅的新事物、好事物。从民政部等9部门发布《关于推行节地生态安葬的指导意见》,到各大陵园普遍开设节地生态葬区,很多人认识到节地生态葬符合生态文明,代表未来的发展方向,却推行依然不易。究其原因,就城乡居民而言,人们往往为陈旧的观念拘囿,认为选择传统总错不了;就公墓而言,选节地生态葬就意味着选社会效益放弃经济效益,意味着要与人们根深蒂固的观念较量。这或许是一种偏见。

总有人看得更远,行得更早。5月26日,在浙江省殡葬协会2020年公墓(陵园)工作专业委员会、殡葬设备用品企业专业委员会工作座谈会上,浙江省殡葬协会公墓(陵园)工作专业委员会主任、杨艺集团董事长杨桂荣以《浅谈生态葬、节地葬现状与趋势》为题作了交流。其中,节地生态公墓规划建设及老墓改造的话题引起热切关注。

会后,本报殡葬周刊记者赶赴位于上海、南京的两座公墓采访。他们在节地生态葬方面已迈出了实质性步伐,不断创新探索、优化供给,努力提供高质量的节地生态安葬产品,善于扭转人们的观念,让节地生态安葬真正成为百姓受益、政府认可、企业共赢的优质民生服务。他们的探索可学可鉴。



上海南汇长桥山庄公墓(以下简称长桥山庄)是一座老公墓。土地存量不多,后续发展困难,是老公墓普遍面临的难题,而长桥山庄已经找到了破解之道。

前期没有规划导致

老公墓遭遇缺地、落后危机

这座1993年开园、总占地150亩的公墓,像许多小型公墓一样,早期经历过没有园区规划、随意开发建设的粗放型发展阶段,只是简单地把一排排墓建起来、卖出去,原本不多的土地消耗得很快。

2007年,朱叶云调任长桥山庄负责人时,可用于墓地建设的土地已不足40亩。而且,整个园区面貌陈旧、落后。

“那时,跟上海一些较为领先的公墓比,我们的差距是全方位的。”朱叶云说。


▲长桥山庄公墓总经理、党支部书记朱叶云向记者介绍景观壁葬

没有规划设计,是早期长桥山庄公墓的一大弊端。

“长桥山庄开园后,就拿出园区里最好的一块地,开始建墓了。墓区里没有一条路是直的,墓想建在哪就建在哪,没有一块地是平的,同一个墓区水平线有好几个。整个墓区,墓位随着地块自然现状走,地块转弯了墓就转弯了,这里再转过来,墓就跟着转过来。公墓只提出今年要建几百个墓,就由石材加工单位在空地上开建,不做道路规划,不做排水方面的考虑,没有景观、绿化,一排排石材的墓就建上去了。”这是朱叶云刚接手时的长桥山庄。

他多次跑到上海福寿园等公墓去看,边看边琢磨:“他们确实好,但我们跟他们学,跟不上。怎么办?”最终,朱叶云确定,长桥山庄要从局部、从点上来突破。

长桥山庄是三方持股的股份制企业。朱叶云跟股东商量,控制分红的比例,把大部分资金投入到园区改造建设上去。

他们逐一整理园区周边环境,改造零星地块,翻新老墓区的墓道,调整、丰富绿化品种,营造绿化景观,新建“海上民居”“海上新天地”“传承园”等庭院式节地葬园区……

一年年下来,长桥山庄的面貌焕然一新。5月28日,记者漫步其间,随处可见桃红柳绿的绿化景观,整个墓园格局颇为规整,“传承园”等新型庭院式节地葬区成为园中一景。

“我们每年都投入一点,一批一批改掉,现在总算把墓园的整体环境打理干净了。2015年,我们评上了‘上海市一级公墓’,2016年又被评为‘上海市文明单位’。2017年,我们评上了‘上海市花园单位’。三年一轮,今年又通过了复审,非常不容易。这个牌子不是终身制,上一轮筛掉了将近一半。”朱叶云言语间透出欣慰。








▲传承园

合作探索丰富多样的

节地生态葬,老公墓破局新生

长桥山庄的可喜变化,杨艺集团是重要的参与者、见证者。

2010年,长桥山庄和擅长节地生态葬园区规划设计、精于艺术墓与雕塑设计制作的杨艺集团牵手合作,开启了双方以思维碰撞、创新实践推进节地生态葬有效落地的新路子。

“为什么选择杨艺集团?我们选择合作方,通常从几个维度去考量:第一,必须具有改革创新的思维能力,以及探索实践的积极性;第二,企业的诚信度;第三,规划设计能力;第四,产品加工工艺和质量;第五,售后服务。其中,创新改革的思维尤其重要。杨艺在葬式改革方面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,一直在积极探索。我正好在为长桥山庄的生存发展找突破口——究竟要把墓园建成什么样子,推行怎样的安葬方式,既能够顺应今后的发展趋势,也能满足老百姓的需求,还能使公墓生存下去。双方的追求高度契合。”

2012年,他们合作的第一个节地生态葬项目“海上名居”园落成。“海上名居”占地仅一亩多,却容纳了2000多个壁葬格位,是同样面积的土地可建常规墓数量的10倍。顺应了殡葬改革趋势,同时具有商业价值。

上海不同时代民居,包括南汇新场古镇建筑、石库门以及陆家嘴现代建筑等,均作为设计元素被吸纳进“海上名居”,富有地域文化的场景,让人感到仿佛并非置身于墓园,而是漫步在上海这座大都市的特色街区。

“把大量壁葬集中在一个园区,我们在上海市是首家。当年这个项目被评为‘上海市民政系统窗口单位为民服务创新争优活动优质服务品牌’。”朱叶云介绍。



▲朱叶云向记者介绍长桥山庄公墓情况

头两年,买的人很少,反而是各地公墓同行来参观的多。对此,朱叶云有心理准备:“节地生态葬是未来的发展方向,长桥山庄土地存量不多的实际逼着我们提早谋划。随着土地资源越来越紧张,常规墓价格越来越高,数量越来越少,人们自然选择节地葬。”

果然,选择“海上名居”壁葬的人呈逐年增长趋势。如今,一年可以卖150多个壁葬格位。作为小规模的墓园,长桥山庄一年销售400多个墓位,景观壁葬占比1/3。

“这是一个好的趋势。受到启发,我开始考虑建各种样式的节地葬,为墓园今后发展做准备。”

2013年推出“海上新天地”,以石库门建筑为基础,以浮雕墙展现上海“新天地”建筑风貌。随着“人文雕塑”“品质生活”“演绎人生”“岁月流逝”“悠闲生活”等五大主题区的变换,五个景观雕塑小品分别对应。

2015年,“海上新天地”二期工程着力规划营造休闲景观。在“船帆”“上海地图”“星光大道”三大区域,设置景观与雕塑,让东西方园林文化、休闲景观和现代葬祭功能融于一体。

在朱叶云看来,目前大多数陵园对节地生态葬的探索局限于点上,仅在某个区域把节地生态葬建得很漂亮。比如,上海还没有一家公墓全园铺开做节地生态葬。“整座墓园实现节地生态化,在上海我们有信心成为第一家。”







▲海上名居

公墓也做“五年发展规划”,

精打细算用好土地资源    

长桥山庄是非常鲜见的制定“五年发展规划”的公墓。

“墓园还要做五年规划?”记者吃惊。

“有了规划,我们可以对土地精打细算。在‘十三五’规划中,我们精确到每一年开发哪一块地,开发多大面积,建多少墓,每年节地葬销售占比等等,都明确计算出来。”朱叶云解答。

这几年,按照长桥山庄“十三五”规划,朱叶云把每年用于常规墓开发的土地从1亩逐渐往下控制,从666平方米到650、640、630……现在已控制在600平方米以内,可谓“寸土必争”。

当下,他们正着手制订“十四五”规划。为了精准规划,他们测量了剩余土地,把零星地块都算上,只有16.5亩。“16.5亩,建常规墓的话,满打满算还能建10年。10年后,公墓生存就困难了。”

“我们计划,常规艺术墓继续做5年。5年后,长桥山庄全部实行节地生态葬。土地资源有限,必须要迈出这一步。”朱叶云推行节地生态葬的心意坚定。


▲朱叶云介绍长桥山庄的五年规划

全面推行节地生态葬,长桥山庄的土地多少年会用完?

“我测算了一下,可利用的资源源源不绝,已经开发的地还能再利用。我们刚开了职工大会。我们的员工结构很年轻化。我对他们讲,只要努力,有危机感,坚定不移推节地生态葬,不用担心,长桥山庄肯定一直有节地生态葬产品卖。”

近年来,长桥山庄把园区内零星地块充分利用起来,一边搞绿化,一边建节地生态葬区,目前已累计有1万多个格位的景观壁葬存量了。




▲海上新天地

节地生态葬庭院式景观园区

   “传承园”的传承与创新    

2019年,长桥山庄和杨艺集团合作的“传承园”建成。这是他们中意的节地生态葬景观园区新作。

“传承园”以影雕、铜雕再现石库门、弄堂和老行当等充满上海味道的城市记忆,提高了公墓艺术价值,成为极具创新意义和地域文化特色的花园式景观葬区。

说起“传承园”的设计构想,朱叶云滔滔不绝——

“多年探索下来,我对节地葬的认识发生了改变。我们和杨艺集团设计团队充分交流,在理念上形成共识。建传承园时,考虑把多形式的节地葬集中在一起,园区是独立的庭院式景观,绿化覆盖率高,不能是石材堆砌,既要解决骨灰存放功能,又要满足休闲需求,壁葬、草坪葬、花坛葬、家庭合葬、雕塑葬等和景观深度融合,处处是景。”

“要有鲜明的绿色生态特性,为推行生态殡葬改革起到示范作用。传承园的土地利用率和投入产出比要大大提高,要导入现代化服务模式,提高项目的附加价值。”

“数千个节地葬集中在一个园区,祭扫方式肯定要发生改变。今年清明实行了预约祭扫,我们当时就考虑,这个园区今后就实行预约制,在家属购墓时通过合约的形式,把逝者的生日、忌日或其他有纪念意义的日子,约定为祭扫日。”

“时间错开后,祭扫日的仪式就可以隆重一点,仪式感强一点。园区当中建了一个礼厅,还有休闲区域,就是为了给人们提供祭扫逝去亲人的场所,把家祭搬到公墓中来,让祭扫变成有意义的家庭事件,传承家庭美德,传承孝文化。”

“按习俗清明还要来祭扫,怎么办?要利用科技手段、一些智能化设备,在园区中分设几个点,通过分散的集中共祭形式,对祭扫人群分流,缩减祭扫时间,保障安全祭扫。”

…………

探索没有止境,这些构想有的已实现,有的将继续在“十四五”规划中得以实现。

“对于节地生态葬,只要政府、行业引导得好,百姓就会接受的。”朱叶云很乐观。

他回忆刚来的时候,长桥山庄只有传统的墓型,占地至少1平方米以上,最大的占地3平方米。他当时提出:“我们没多少土地,这样下去不行。从墓型上要改变,传统墓不卖了,也不建了。要建更加美观、更节约土地的现代艺术墓。”

员工们纷纷反对:“这样卖不掉的,因为老百姓不喜欢。”

朱叶云坚持:“没有尝试,怎么能下定论呢?我们习惯于老是建这样的墓,卖这样的墓,以为是老百姓喜欢、需要。其实,只有不断创新,优化供给,才能走出满足需求、顺应趋势、赢得发展的新路,不断于危机中育新机,老公墓才能焕发生机。